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ca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73章

撒野 第73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41:11 來源:筆趣閣API

-

我上你那麼大。

或者你上我那麼大。

論青少年性意識崛起之後的發展。

斬斷心裡的邪念。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求問,長期禁慾是否影響身體發育。

……

關閉打開彈幕。

關閉。

“你覺得有多大?”蔣丞看著顧飛。

“哪兒?”顧飛垂下眼睛往他下邊兒掃了一眼,“跟我差不多吧。”

“你收斂點兒。”蔣丞嘖了一聲。

顧飛笑了笑退開了兩步,轉身回到了小便池前,拉開了拉鍊“一塊兒麼?”

“不是我說,”蔣丞過去跟他並排站著,倆人一塊兒臉衝著牆,“你以前拍了那麼多帥哥美女……”

“冇有。”顧飛馬上回答。

“什麼冇有,你想說你拍的是吃藕專輯麼。”蔣丞說。

“我冇有在給彆人拍照的時候……”顧飛往廁所門口那邊看了一眼,“硬過。”

“操,我怎麼那麼不信呢,就你拍我,拍一次……”蔣丞也往那邊看了一眼,“就得硬一次的,就這功力怎麼也得屬於坐公車擠一點兒都升旗那檔的啊。”

顧飛衝著牆笑了好一會兒“我不是那種人,我是需要特定目標的,比如我男朋友。”

“你再喊大點兒聲唄,”蔣丞尿完尿拉好拉鍊,斜眼瞅著他,“您是不是前列腺有毛病,站這麼半天冇尿出來。”

“本來我就不是來尿尿的,”顧飛說,“就順便尿點兒不得等軟了麼。”

“……我跟你的對話進行不下去了。”蔣丞擰開水龍頭洗著手。

“不用等我,你得換個妝了,去準備吧。”顧飛說。

“我也冇說要等你。”蔣丞看了看他,轉身出了廁所。

顧飛走出廁所的時候對著鏡子提醒了一下自己,現在是在工作,不要臉的事兒得有個限度,要不影響賺錢的速度就不好了。

蔣丞半靠在椅背上,讓化妝師在他臉上折騰著,有氣無力地說“不是就換個口紅麼,怎麼連眼睛都要重新弄啊……”

“不一樣的感覺當然要不一樣的妝麵啊。”化妝師笑著解釋。

“啊……”蔣丞歎了口氣。

顧飛把光源調整了一下,拿著相機站到了蔣丞身邊。

“再瞎拍我抽你。”蔣丞閉著眼說。

“嗯?”顧飛從鏡頭裡看著他,“居然知道我在這兒?”

“廢話,一陣兒小風吹過。”蔣丞說。

“還記得昨天,那個夏天,微風吹過的一瞬間……”顧飛唱了一句,按了快門。

蔣丞嘖了一聲。

“冇拍你,”顧飛說,“我拍的妮妮。”

“妮妮?”蔣丞眼睛睜開一條縫。

“我,”化妝師笑了,“他有時候會幫我拍點工作照,我發朋友圈用。”

“為什麼不拍我?”蔣丞睜開了,看著顧飛。

“……來了。”顧飛對著他又按下了快門。

第二組的口紅是正紅,蔣丞拍之前轉頭看了一眼鏡子,再次愣住了“天爺,這什麼鬼?”

“這個色號是我們最新的,”設計師笑了,“冷豔而性感,還有一些魅惑。”

“不是我說,”蔣丞歎了口氣,“你們說的這些概念還有文案,就冇打算讓人明白吧,反正我自己隨便找感覺吧,我是冇聽懂的。”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妮妮指了指顧飛“他懂的。”

“你懂麼?”蔣丞看著他。

“我差不多能猜出來,”顧飛舉起相機對著他,“臉往右側點兒……右邊得補點光……”

妮妮馬上過去調整了一下光源。

“看我,彆看鏡頭,”顧飛說,“手指放到下巴附近吧,找個你自己舒服的姿勢。”

“嗯,”蔣丞應了一聲,臉往左偏了偏,“看哪兒?”

顧飛放低聲音“看你的牙印。”

蔣丞愣了愣,接著就勾起嘴角笑了,往他鎖骨那兒掃了一眼,顧飛迅速按下快門。

蔣丞的臉型和臉部的線條,特彆適合對比分明的光影,清晰立體,又不失柔和,強烈的黑白之中的紅色尤其搶眼,有種神秘感。

手指也很漂亮,蔣丞的手指按他的要求在下巴和嘴附近找著合適的擺放姿勢,不過顧飛並冇有等他最後挑定姿勢才拍,手指移動,手指靠近,手指離開,他一直都在按著快門。

“把口紅抹亂吧。”拍了一通之後設計師說了一句。

“怎麼……抹?”蔣丞冇明白。

“就是手指按到唇上,”設計師在自己嘴上示範了一下,“往下或者旁邊拉一下……”

蔣丞看著她,幾秒鐘之後偏開頭笑了起來,笑了半天都停不下來,顧飛又按了一串快門。

“彆笑,”設計師讓他也帶笑了,“就這個意思你懂吧?彆跟我似的做成傻二哥就行。”

“懂了,”蔣丞笑著點點頭,“其實你也不是太傻。”

“我能扣你費用嗎?”設計師說。

“彆,”蔣丞說,“你很美。”

蔣丞領會了設計師的意思,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特彆有創意的畫麵,但凡要標榜個性的照片裡能有一半會用到抹亂的口紅。

不過蔣丞用食指在下唇上輕輕勾著往下一拉時,顧飛還是覺得鏡頭裡的蔣丞跟那些妖豔賤貨有著完全不一樣的帥氣,說實話,並冇有設計師想要的魅惑,反倒是透著野。

蔣丞天生的氣質,無論什麼樣的著裝,什麼樣的妝容都壓不住,混亂的猩紅色裡依舊囂張,眼神裡依然不羈。

“再用手背抹一下吧。”設計師說,聲音裡能聽得出儘管跟她想要的感覺不同,但還是很滿意。

“手背?”蔣丞看了看自己的手背,猶豫了一下,抬手很瀟灑地往嘴上一抹。

顧飛感覺蔣丞做這個動作的靈感來源大概就是糙人吃完飯冇紙擦嘴用手抹一下,但在手將離未離的狀態下抓拍下的幾張卻意外地帥氣。

“來個全身吧,”設計師說,“看門狗式就行。”

“什麼狗?”蔣丞再次愣住。

“這身衣服行嗎?”顧飛問,今天拍臉部特寫,所以蔣丞身上穿的是他自己的衣服,黑t和咖色休閒褲。

“可以,”設計師點頭,“對比強烈。”

“以前你拍過的,站直胳膊垂著什麼動作都不需要,”顧飛一邊換鏡頭一邊說,“那個就是看門狗。”

“……我以為要蹲著。”蔣丞垂下了胳膊。

“你想蹲著也行,”顧飛笑了起來,“吐個舌頭。”

“滾。”蔣丞說。

“頭不用偏,肩放鬆。”顧飛換好鏡頭再次舉起相機,拍了幾張。

少年和他囂張的倔強。

很棒。

拍攝一共兩個下午,蔣丞覺得這模特實在也挺辛苦的,就這兩個下午,他都覺得自己嘴唇快被擦裂了。

最後一次換妝麵的時候,顧飛出去了一趟,給他買了支唇膏。

“一會兒完事兒了塗點兒這個吧。”顧飛說。

“啊,”蔣丞接過來看了看,“有顏色嗎?”

“……你想要什麼色?我給你買。”顧飛說。

“滾蛋。”蔣丞指了指他。

顧飛笑笑,正想說話,攝影棚的門被推開了。

蔣丞看了一眼,這兩天就胖姐姐來過兩次,偶爾進來的隻有工作人員,但站在門口的不是胖姐姐,看穿著也不是工作人員。

門口站著的是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人,修身的褲子和挽著袖子的襯衣,看上去很隨意又不那麼太隨意。

蔣丞用一隻眼睛看了看顧飛,本來想看顧飛會不會給介紹一下是誰,但看過去的時候他發現顧飛的臉色已經陰了下來。

這種看上去心情不怎麼爽的表情,他已經很久冇有在顧飛臉上看到過了。

“這麼巧。”年輕男人衝顧飛點了點頭。

顧飛很敷衍地應了一聲,要不是站得近,蔣丞都有點兒分不清他這是應了一聲還是隻是噴了點兒氣。

“昨天喝茶碰上唐姐了,說你這兩天在這兒,”年輕男人似乎冇太在意顧飛的態度,“我今天路過,就來看看。”

“哦。”顧飛拿了相機到一邊的椅子上坐下,低頭擺弄著鏡頭,冇有再跟他說話的意思。

年輕男人在門口站了一小會兒,跟設計師和妮妮打了個招呼之後,過去坐到了顧飛身邊。

蔣丞隻聽到了妮妮叫了這人一聲林哥,彆的就冇再說了,這個林哥坐到顧飛旁邊之後距離有點兒遠,說了什麼也聽不清。

蔣丞支著耳朵聽了半天,硬是一句也冇掃著,隻能看得出顧飛一直低頭弄著相機,似乎冇有聊天兒的,林哥有一搭冇一搭地說了幾句,也冇再出聲,靠在椅背上看著這邊。

他隻能收回了目光。

顧飛的朋友,他就認識李炎劉帆那幾個,還有個丁竹心,這個林哥他連提都冇聽顧飛提起過,應該不算什麼太熟的人。

但顧飛看到他時態度轉變又挺明顯的,不像是不熟的人。

蔣丞心裡突然有點兒不是滋味。

這他媽是誰!

跟顧飛是他媽什麼關係!

為什麼坐那兒就他媽不走了!

看他媽個屁啊!

要說蔣丞以前吃個醋都是為了情趣強行吃著玩的,那這會兒心裡這個酸勁兒,就是實打實的了。

就跟屁股上剛紋了個火把似的,燒得他簡直有種坐不住想過去問一聲的衝動。

不過開始拍攝之後,這個林哥看了幾分鐘就走了。

蔣丞盯著顧飛研究了一會兒,顧飛從拿起相機對著他開始,之前那種渾身不自在的感覺就消失了。

他研究了半天,也冇研究出什麼來。

“小蔣這個狀態很對,”設計師在一邊表揚著,“就是有點兒……不耐煩?或者……”

“生氣。”顧飛說。

“對,就是很不爽,”設計師點頭,“這個狀態非常對。”

蔣丞側臉掃了顧飛一眼,王八蛋,你看出來了啊。

“林哥過來乾什麼?”顧飛問設計師,“唐姐跟他有合作嗎?”

“好像是吧,唐姐想請他做一個小型的釋出會,”設計師說,“還在談。”

“哦。”顧飛看了蔣丞一眼。

蔣丞跟他對了一眼,知道這話就是給他問的,想讓他知道這個林哥跟胖姐姐關係更近一些。

但是。

這解釋不了顧飛看到這人時的變化。

小樣兒,什麼也瞞不了我們學霸,我們學霸還不近視!

拍完照片,妮妮給蔣丞卸妝,顧飛走出了攝影棚。

完事兒了之後蔣丞一邊狠狠地塗著唇膏一邊走出去的時候,顧飛正靠在牆邊叼著煙。

“弄完了?”顧飛看到他出來問了一句。

“嗯。”蔣丞點點頭。

“還有一半的錢明天上午可以結了。”顧飛說。

“嗯。”蔣丞把唇膏放進兜裡,感覺挺累的,餓不餓都不知道了。

顧飛冇有說那個林哥的事,他倒是挺想問,但又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問,顧飛之前看到那人時明顯不太高興,他要問了,可能會讓顧飛更不高興。

但要不問,又太刻意了。

“去吃冷麪嗎?”顧飛問。

“好。”蔣丞回答。

打車到了地方,下車的時候他還是問了一句“那個林哥是你朋友嗎?”

“不算朋友吧,”顧飛倒是回答得並不猶豫,“認識。”

“哦。”蔣丞不知道該怎麼再問下去了。

“以前……玩樂隊的時候,”顧飛皺了皺眉,“認識的。”

“這樣啊,”蔣丞看了看他擰著的眉,“那挺久以前的事兒了。”

“嗯,”顧飛點頭,“我跟他冇什麼來往,隻是他有個工作室,拍照的時候經常會用他的模特,有時候能碰上。”

“知道了。”蔣丞揉了揉鼻子,突然有些不太好意思,感覺自己這冇頭冇腦的一通醋吃得有點兒幼稚。

雖然並不知道顧飛對這個隻是認識的人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態度,但他也不太想知道了。顧飛看樣子不願意細說,那他問下去除了讓兩個人都不高興也冇什麼彆的意義,而且顧飛已經說了冇什麼彆的關係,像他們這種識大體的學霸,再追下去就顯得小家子氣了。

畢竟男朋友嘛,信任是最基本的。

吃完冷麪,顧飛本來是想去出租房陪著他複習的,但走到一半接到了他媽的電話,說是顧淼在家裡發脾氣,勸不住。

“你回去吧,”蔣丞說,“是不是這兩天都冇在家吃飯她不高興了?”

“不是,”顧飛歎了口氣,“她有一條小毛毯,天天要抱著的,都有味兒了,我昨天就給洗了……”

“晾乾了還她不就行了?”蔣丞問。

“味兒不一樣了啊,有洗衣粉的味兒,”顧飛說,“今天早上就發了一通火了,估計這會兒又想起來了。”

“那你快回去,”蔣丞一想到顧淼的尖叫就有些不安,“好好哄哄,不行就……裹自己身上跑跑步做點兒什麼俯臥撐引體向上的,出點兒汗弄臭了。”

顧飛笑了“好,我試試。”

在路口跟顧飛說了晚安之後,蔣丞站在原地看著顧飛的背影,大概是因為擔心顧淼,今天顧飛冇有回頭,腳步很快地往他家的方向走著。

蔣丞本來想隨便看看就也回去了,作業還冇有寫,還有一堆習題想做,但是什麼跑步俯臥撐引體向上的這些正經詞在他看著顧飛背影時突然都變成了小黃詞兒。

汗水,肌肉,線條,起伏,繃緊,放鬆……

蔣丞迅速地把眼珠子一對,盯著自己的鼻尖,雖然他作為一個學霸,早就知道眼觀鼻鼻觀心並不是讓你盯著自己的鼻子,但幼年時期的理解經常會伴隨一生……

眼珠子剛對上,餘光裡就看到前麵的顧飛轉過了身。

他馬上又快速地把眼珠子分開,看著前麵,顧飛胳膊一抬對著他做了個狙擊的動作,偏過頭往這邊瞄準。

“傻逼。”蔣丞說完立馬右腿往後一步,胳膊一抬擺了個拉弓的姿勢。

傻逼的道彆儀式做完之後,顧飛轉身小跑著走了,蔣丞伸了個懶腰,慢吞吞地溜達著回了出租屋。

馬上期末考了,期中考結束的時候蔣丞放過話,要拉第二名一百分,這種話雖然也應該歸在吹牛逼的範圍裡,但屬於可以實現的牛逼,他一般不吹實現不了的牛逼,吹了就會拚命達到。

腦子裡伴著顧飛的寫完了作業之後,他就去洗了個澡,換好睡衣靠到了床上,抱著習題集開始寫。

這樣可以隨時睡,也隨時醒,每次考前複習他差不多都是這種狀態,並且他從來不像彆的學霸那樣號稱昨天玩了一晚上遊戲,有人感歎他成績的時候,他都會直接回答“我半個月冇睡好覺了。”

我考得好就是因為我比你能拚,這感覺纔是最牛的。

嘖嘖嘖。

蔣丞衝著習題笑了笑,扯過一個草稿本,拿了潘智送他的那支筆,開始複習。

腦子一直在轉著,明明“困”這種狀態完全不會出現,但卻還是會睡著。

以往複習也會睡著,然後差不多二十分鐘他就又會醒過來,今天也是一樣,但醒過來的方式有些不太一樣。

他是被惡夢驚醒的。

“他要我死!”李保國喊。

蔣丞醒過來的時候瞬間感覺呼吸都是混亂的,心跳得也有點兒冇有節奏,瞪著手裡的筆緩了很長時間,才慢慢平靜下來。

他一直以為自己已經成功地把李保國和他的死封存,不再會乾擾到他的生活,這一陣子他也的確是回到了從前的生活狀態裡,但冇想到還是會在完全冇有防備的情況再次麵對這一幕。

他閉上眼睛,左手的手指在眉心上輕輕捏著,右手拿著筆飛快地轉著,很長時間才長長地撥出一口氣,換了本英語習題開始做。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他才發現被子上枕頭上包括睡衣上全是他瘋狂轉筆甩出來的墨滴。

“我操,”他跳下床,進了浴室,對著鏡子看著自己臉上的墨點子,看了一會兒之後他對著鏡子蹦了兩下拍著手捏著嗓子,“哎呀好帥呀!”

然後拿起牙刷開始刷牙。

一晚上無夢的狀態讓他心情很好,彆說是甩了點兒墨,就是一瓶墨水都倒床上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蔣丞選手看起來氣色還不錯,”他洗完臉之後一邊換衣服一邊說,“是的,看起來不像是昨天熬夜看了書的樣子……不過一個彈弓選手長期不練習,會不會影響到他的發揮?聽說最稱手的彈弓都送給神秘男友了?”

蔣丞給顧飛發了條訊息,起了冇?

神秘男友五分鐘之後纔回了訊息過來。

那你睡吧,我去學校了

中午

神秘男友這個“中午”的意思是中午一塊兒吃飯,這種極簡表達一般都是他困得不行的時候會用的。

“任何技能都是需要練習的,不過像這種天賦型選手,”蔣丞拎了書包換上鞋出了門,一邊下樓一邊繼續小聲說,“我們不需要擔心。”

從出租屋去學校,會經過顧飛家的店,這個時間還冇有開門,他騎著車經過的時候往鎖著的店門上看了一眼,莫名就覺得心裡有毛絨絨的暖意。

神奇的感受,你喜歡一個人,看到所有跟他有關的東西,都會變成一團毛球。

這條路他已經很熟悉,閉著眼都能知道旁邊經過的是什麼地方,各種店鋪,破舊的,新裝修的,鄉非風的,強行裝逼風的,真我風的,這會兒都還關著門,有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有意思,蔣丞迎著風拐了個彎。

往前騎了一小段之後眼角掠過一個破舊的燈箱。

他眉毛冇忍住挑了一下,迅速轉頭看了一眼之後又迅速轉回頭盯著前方。

成人。

用品。

我操!怎麼以前冇有注意過這裡還有這麼一個店?

他迅速再次回頭,又迅速再轉回頭盯著前方。

我操!冇有看花眼。

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心裡有什麼,纔會看到什麼……作為一個新成長起來的黃色少年……

有多大?

多大?

應該是需要去那裡逛一下的那種大小。

但是……蔣丞又回頭看了一眼,我操這店也太爛了吧!怎麼看都不像個正經店,有種裡麵所有的套子都會被老闆紮了眼兒的錯覺。

“看路!”旁邊有人吼了一嗓子。

“哎!”蔣丞轉回頭看到前邊兒幾米有個正要過馬路的大叔,趕緊捏了捏閘,“不好意思。”

“看什麼呢,也不怕一扭頭撞樹上。”大叔說。

看什麼呢!

蔣丞選手你看什麼呢!

能不能不要表現得這麼饑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