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ca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四十八章:引得江淮狂士笑,不攜名妓即名僧!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四十八章:引得江淮狂士笑,不攜名妓即名僧!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0:10 來源:筆趣閣API

-

香港灣仔莊士敦道,美華大廈。

大廈門廳懸掛的鐘表指向了早晨八點鐘,五十九歲的楊滬生頭戴淺灰色的報童帽,襯衫馬甲一絲不苟的穿在身上,手裡杵著一根手杖,準時從電梯內走出來,大廈的保安員,與門廳內其他住在大廈內的街坊,都笑著同他打招呼

“生伯,飲早茶呀?”

“生伯,早晨!”

楊滬生杵著手杖,朝眾人點頭微笑,表情和善,等走出大門,臉上的笑迅速變成嫌棄,嘴裡唸唸有詞

“生伯,生伯,那個街尾賣飛機欖的小販也叫生伯,提醒幾次讓他們稱呼楊先生,都不懂改口,南粵鄉下人。”

大廈正門旁邊的底商就是豪生書局出售書籍的店麵,他推門走進去時,門口用來提醒有客到的風鈴頓時響了起來,正在裡麵整理書架的兒媳,楊思衡的妻子程美鵑甚至冇有循聲望過來,仍舊忙碌著手裡的工作,隻是開口打著招呼,赫然是一口軟糯國語,且帶著點點滬上口音“爸爸,早上好。”

“美鵑,儂現在做啥個?吾幫儂好伐?”楊滬生在店內走了一圈,發現書架上的書籍都擺放整齊,書架也被擦拭的一塵不染,滿意的笑笑,對程美鵑問道。

“謝謝爸爸,不用,已經都收拾好。”程美鵑停下襬放書籍的動作,笑著看向立在門內一步,打量著書局內部的老者說道。

這兩年來,每一天,楊滬生八點鐘下樓,都要先來這間店內走一圈,問自己一番剛纔的對話,然後再去對麵的茶樓吃早茶,風雨無阻。

“吾要去對麵的得男茶樓飲早茶,已經讓阿姨去市場買蟹,阿拉窩裡晚飯搞些芙蓉蟹鬥吃吃。”楊滬生收回目光,對程美鵑笑笑,既欣慰又有些失落的轉身,走出豪生書局的店門。

欣慰是忙碌幾十年,終於可以停下來歇歇,失落是好像停下來之後,書局就再也冇有事情打擾自己,甚至滬上鄉音,自從太太去世,都隻能同兒媳婦講話時講幾句,兒子,女兒都不肯講,說什麼入鄉隨俗。

入鄉隨俗也該是香江鄉下人講滬上話,冇有當年大批滬上來客躲避戰火來香江定居,這香江頂天也就勉強算是滬上的崇明鄉下,鬼佬的英文報紙天天吹捧英國人治理香江卓見成效,全都是假話,滬上人治理香江卓見成效纔是真的!

不過走出豪生書局店門的瞬間,楊滬生臉上那點失落就再度消失不見,有些傲慢的微揚著下巴,如同老派紳士一樣走進了那家開了五十九年,與他同齡的得男茶樓。

得男茶樓也早已經不是他當年初來香江的舊模樣,傳統茶樓安裝了電梯,一樓改成了外帶的餅家,再也享受不到一進門時,夥計們就聲音響亮問好的待遇。

走進一樓電梯,剛好一名夥計也要搭電梯上樓,對楊滬生問道“楊先生,去二樓還是三樓?”

“謝謝你,小夥子,我去二樓。”楊滬生朝對方笑笑,趁對方看不見時,才臉色嫌棄的無聲開口“天天見都不知道我去幾樓,看低他做一世夥計都難出頭。”

上了二樓的可吸菸茶座,一籠蝦餃,一籠蘿蔔糕,一壺清茶,楊滬生又從口袋裡取出二十塊港幣放在桌麵上,夥計經過時順手取走,不過很快回來時,退回十元港幣,又送上一本最新的《香江文學》雜誌“生……楊先生,樓下報紙佬講,《良友畫報》又停刊了!”

“曉得啦,伍先生去世,《良友》就該陪葬,現在搞成這樣,隔三差五冒出來一下,好像詐屍。”楊滬生慢吞吞的喝了口茶,隨後就坐在位置上點燃香菸,翻看著雜誌。

他是滬上人,早年間在滬上《良友》做小工,後來又做到編輯,每次《良友》停刊都要自謀生路,每次複刊他都再跑回去開工,直到《良友》香江六八年停刊,老總編也辭世,他才離開良友公司,自己開了豪生書局。

本來想要叫滬生書局,自己那個老婆滿嘴鄉音,陪自己去註冊時嘴巴又快,對方就記成了豪生書局,那時候想要改名,都要送給對方紅包,楊滬生捨不得付錢,用了豪生書局的名字。

“楊滬生先生?您的親人說您在這邊喝早茶。”盛家樂從電梯裡走出來,對照著手裡一本合集上的作者照片,走到楊滬生麵前,禮貌的說道。

楊滬生抬頭看了一眼盛家樂,隨後注意到對方手上的那本《禮拜六》,那是他與二十幾名香江作者一起合著的短篇小說集。

“很喜歡您的著作,看到書上的介紹,說您自營豪生書局,剛剛去了書店內,店內的女士說您可能在這裡喝早茶,所以我才冒昧過來想請您簽個名。”盛家樂取出鋼筆,對楊滬生說道。

楊滬生微笑著點點頭“當然可以,坐下,慢慢講話。”

他這一世,最喜歡彆人欣賞他的文采,若是誇他生財有術,生意做得好,反而懶得理會對方,隻是奈何香江懂得欣賞他文采的知己不多,自己開出版公司這些年,筆耕不輟,寫了八本書,加在一起都冇有賣出一千本,算是豪生書局開業近二十年,銷量最差的作者,好在自己是老闆,自己寫書,不需要另付稿酬,虧損小了些。

正所謂知音少,絃斷無人聽,為了挖掘潛在知音,搞得楊滬生隻能寫些散文,短篇小說,通過厚著臉皮與公司旗下簽約的其他知名作家結冊出版的方式,讓自己的文字有機會讓更多讀者看到,對麵盛家樂手裡拿著的《禮拜六》,就是楊老頭硬蹭其他作者之後的產物。

麵前這個英俊出眾,又看起來斯文的年輕人,居然特意跑來請自己簽字,這讓楊滬生瞬間對盛家樂的好感拉滿,受寵若驚。

等盛家樂坐在對麵位置,楊滬生接過鋼筆,並冇有急著在扉頁題字,而是在斟酌用語,準備幫這位知音寫幾句不同流俗的話語,看到楊滬生的模樣,盛家樂在對麵笑著輕聲開口

“您那篇故事名為《見僧》,不如就……值得江淮狂士笑?”

楊滬生雙眼一亮,朝盛家樂笑笑,鋼筆在扉頁銀鉤鐵畫寫就兩句詩

“值得江淮狂士笑,不攜名妓即名僧!楊一樵於得男樓。”

中間空出一段白,楊滬生看向盛家樂“小友的姓名是……”

“大空公司盛家樂。”盛家樂笑著說道。

楊滬生低頭在那處空白寫就,盛家樂小友雅正。

寫完之後才微微皺眉,這個名字似乎很耳熟,他正雙手舉起這本書準備遞給盛家樂,盛家樂也雙手來接時,楊滬生突然把書撤回來,剛纔還滿麵春風此刻已經瞪圓雙眼,開口忍不住帶出了鄉音

“儂是埃個小……”

“吾就是埃個小赤佬。”盛家樂用滬上方言笑著替楊滬生補全了他想說的那句。

楊滬生板起臉,瞪著盛家樂“你來這裡做什麼?你懂講滬上話?”

盛家樂,就是把豪生書局告上法庭的原告方,自己女兒就是被這個惡貫滿盈,無惡不赦的鄉下癟三給趁機……楊滬生本來滿腔怒火,不過聽到盛家樂的口音,讓他有些意外,連續兩個問題脫口而出。

“我來見您一是求您的簽名,二是楊小姐之前給我打過電話,說她要幫我宣傳一下知名度,不過我覺得她這種方式不太好,過於張揚,這次來是希望您能勸勸她,至於滬上話,我不是滬上人,但我父親是滬上人,所以懂得一點點。”盛家樂都不知道這一世生父是哪個,隨口替他安上了滬上人的身份。

“誤會?解釋?一一就是被你……你今年多大年紀?”楊滬生本來想罵對方欺負自己女兒,但看盛家樂比自己女兒感覺要小一些,如果年紀再大些可能更合適,太年輕看起來有些不夠般配。

“我今年二十四歲。”盛家樂聽到楊滬生的話,才知道楊清漪的小名叫做一一。

“儂來解釋什麼!”楊滬生驅散掉腦中的其他問題,回到正題。

“楊小姐冇有對您講過嗎?”盛家樂疑惑的反問道。

楊滬生瞪著眼睛“講過什麼?”

“她準備請很多知名文化人,作家在各種報紙專欄發文,講述一下我如何從底層白手起家,走到今天,她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我,讓大家瞭解一下我走到如今是如何的不容易。”盛家樂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豪生書局幫忙線索我都已經感激不儘,現在在這樣搞,我實在是過意不去。”

楊滬生兩道眉幾乎擰在一起,自己女兒腦袋昏頭了?這是同麵前這個傢夥私定終身了?雖然自己對兒子私下講過,這種醜事傳開之後,最好就儘快解決掉,如果女兒願意,對方人品也還可以,就低調成親,遮掩過去,畢竟怎麼說都是自己女兒主動為了豪生書局,去了酒店客房,不是對方強迫女兒。

但女兒此時也過於高調了些,默許都不行,還要高調宣傳一下這個年輕人如何起家?更要動用自家在文化界積攢的關係?那都是他楊大作家留著自己寫書賣不出去時纔會動用的人脈……

不過說起來,對麵的青年年少多金,樣貌標緻,除了告豪生書局之外,似乎冇有其他值得可挑剔的地方,而且告豪生書局,也是因為豪生書局盜印漫畫,這一點楊滬生看的很開,冇付稿酬白白賣了那麼久的作品,人家登門索賠也是正常,中國人登門索賠,好過被東瀛人登門索賠。

而且這個青年懂得講滬上話,又欣賞自己的作品,大空公司雖然做漫畫,但也算是文化行業,至少現在看來,是個不錯的女婿人選,除了女兒年紀有些大,似乎冇有其他問題。

“為什麼要請人講你的經曆?有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楊滬生努力保持著倨傲,對盛家樂目光挑剔的問道。

於是盛家樂貼心的給楊滬生講起了自己做馬伕的那些年。

講述自己如何在拉皮條時不忘學習文化知識,提高文學修養,一步步用拉皮條賺來的錢,開辦了大空公司,混入文化人的隊伍……

“你之前是個……是個……皮條客?”楊滬生臉色肉眼可見的變黑。

“楊小姐就是準備讓各位作家老師,幫我寫一些如何從馬伕到漫畫公司老闆的傳記類文字,宣傳我……”盛家樂認真的說道。

“吾宣傳儂個卵泡皮!”楊滬生氣得顧不得涵養,爆了粗口“這有什麼可宣傳的?做馬伕是值得炫耀的事?還讓我那些老朋友去寫稿子,怕他們不知道我楊一樵的女兒找了個拉過皮條的男人……”

楊滬生氣得喘息都變得急促起來,盛家樂貼心的幫對方倒了杯茶,遞給他,趁對方喝茶順氣時開口說道“我也勸過她,讓她不要這樣高調宣傳我,她不肯聽,說不定現在電話都給那些作家老師打過去,老師們已經打著腹稿,準備動筆。”

楊滬生隻是喘著粗氣,盛家樂把自己的手提電話遞過去,又貼心的遞上一本電話簿“我覺得雖然楊小姐不在意我的過去,但也冇有必要如此宣傳我,而且還要浪費您積累的人脈與人情,不如您打電話給那些老師,就不要麻煩他們了。”

“我要講清楚,我是絕對不可能同意女兒同你這種人在一起的!傷風敗俗!”楊滬生拿起電話,對盛家樂說道。

《最初進化》

他撥號時,眼睛瞥見了自己之前寫在扉頁的那兩句話

值得江淮狂士笑,不攜名妓即名僧!小友盛家樂雅正。

雅正個卵!

太貼切了~自己已經明白這個赤佬為什麼提醒自己題這兩句詩,這分明是對方自述生平!

早些年拉皮條時攜過名妓太多,如今隻喜歡與名僧形影不離……這說明什麼,說明對麵這個小癟三很可能因為當年拉皮條夜夜笙歌,腎都已經搞壞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